遇凯小视频最近阅读看到的报道,网络直播这个行业正在走向没落:某直播平台活跃用户1月还有2516万,8月已经下降至1230万人。更有上百家直播平台关闭。断崖式的数据滑坡警示,直播行业已经不再是那个站在风口就能飞的宠儿……

直播大危机:很多女主播欲哭无泪

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?

  1  

2016年被堪称为中国的直播元年,各类直播平台层出不穷,资本市场更将其视为救命稻草,各方争先涌入。

由于平台林立,个别平台为了获取更多流量,开始用低俗内容吸引大家眼球,于是丑闻频出。所以国家对直播平台陆续完善了管理规则,色情现象得到了一定的遏制。

 

但是,很多平台依然靠“打擦边球”的方式来吸引用户关注,青少年巨额打赏主播的故事不断冲击着社会底线,比如下面这些新闻:

16岁男孩沉迷网络打赏主播,两月花29万元

男孩偷拿父母16万打赏主播,个人信息被主播公布

贫困生贷十几万打赏女主播,还给订燕窝,父母却在家吃低保

与此同时,很多女孩子为了能够成为网红,迫不及待的去整容和隆胸,随时做好登台直播的准备,助长了社会的浮躁风气。

而且,直播在资本的催促之下,依靠刷单来制造繁荣的假象。互联网产业发展固然很快,但总是跳不出泡沫和作弊的怪圈,电商要刷单,微博、微信要刷粉丝,自媒体要刷阅读量,直播也要刷观众……

这就陷入了“刷单———更好看的数据———更高的估值——— 刺激刷单”的恶性循环当中,这非常不利于创新。

所以,直播平台必然要被洗牌!

  2  

再来看一下日本A’V产业是如何兴起的,或许我们能吸取很多经验。

如同互联网直播技术掀起了网红浪潮一样,当年日本A’V产业的发展也得益于一股科技浪潮。

那就是随着索尼和松下打响新科技竞赛战。便携式摄像机出现了,就连文盲都能操作她,于是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A’V(用摄影机叫小电影,用摄像机才叫AV)问世。

到了1980年,日本政策忽然也松动了。表面上是行业自律组织成人录像伦理协会(日本宪法不允许行政当局审查媒体)成立并与警视厅达成默契,警方退休高官去伦协挂名审片顾问等等。实际就是保护费谈妥了,就在当年第一支可以公开贩售的AV作品问世。

当时日本A’V界忽然出现了一个超级“网红”:小林ひとみ,既有傲人身材,又兼具知性美,作品支支破万,以一支片一万元均价,她累计创造了70亿日元产值,之后隐退不久,又复出走熟女路线。

这位超级网红的出现,让日本很多自命不凡的女孩子找到了理想。日本AV产业迅速与资本融资、地下组织、等各种产业发生广泛关系,形成了“现代文明产物”,并且取代了日本的传统制造业,走向了外销之路。

在社会传统产业得不到快速发展的背景下,很难有办法来激发全体人民的激情来披荆斩棘,就极易产生“颓废文化”。就像那些家里有钱自己又失去了奋斗目标的富家公子们,总喜欢“找乐子”,如吸毒等。代表着精神负面方向的精神毒品就这么在日本流行开了。

1995年,日本房地产泡沫崩溃,更使日本av产业却得到了井喷式的发展。1999年随着一部《人妻》的诞生,日本A’V迎来了一个“黄金十年”。

但此时日本的经济进一步萧条,后来日本政府为了刺激经济发展,央行开始实施零利率政策;

日本的A’V的繁荣并没有拯救日本经济,反而像毒品一样侵蚀这个民族,使它不可自拔。可以想象:如果一个民族都是宅男和腐女,这个民族的钱途可想而知……

     

我相信:在未来,直播依然是很多人展示才华的工具和平台,但是平台必须要靠内容专业性和价值来获取大家关注,要生产最好的内容,把最有价值的内容推给最合适的用户。

同时,主播也应当正视自己的身份定位,如果不能及时更新知识储备、提供大家真正需要的信息,只是抱着打赏的收入不思进取,终究要被淘汰。

 

那下一个风口是什么?

这是馒头商学院和腾讯大学组织的分享

看下图 ↓ ↓ ↓

了解这些,是为了更加深刻的认知世界

我们既要认真生活,也要快乐工作

同时学会利用空闲时间

了解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

如果遇到不错的赚钱项目

可以把握参与

学习技能不被淘汰

比如下面的这个2017年下半年

短视频创业风口


视频中提到的软件获取方式

关注公众后 回复:趣推

 

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,搜索:遇凯小视频

了解微信朋友圈新玩法

学会新技能 不被淘汰